□晨報記者 李芹
  “他們年輕的時候,在戰場上揮灑自己的一腔熱誠;年老的時候,理應獲得我們的尊重與寬慰。”說這話的虞洋表情堅定。他和一群同樣熱心的小伙伴一起,多年來奔走在上海的各個角落,關愛著抗戰的老兵們,希望能夠給老兵們的人生路送上最後的溫暖。昨日,中秋小長假的第二天,一早8點,96歲的阮捷成老人就已穿戴整齊地坐在房間門口等待著虞洋的到來。老人精神矍鑠、樂觀豁達,一看到虞洋拿來厚厚一摞和抗戰有關的歷史書籍,就叨叨著,“你又要害我少睡覺了”。
  因為牙齒缺損,老人講話有些漏風,不過思維卻異常清晰,好多過了半個多世紀的細節,他仍歷歷在目。或許就像老人自己說的——那種經歷,人又怎麼會輕易淡忘呢?
  阮建成出身富裕家庭,如果不是那場戰爭,或許他會跟家裡的很多兄長一樣,出國留學,學成歸來後結婚生子,平平淡淡過一生。
  時光回撥到1937年7月,阮建成應招參加了北平學生暑期軍訓團,軍訓總隊長由何基灃擔任。“槍聲炮聲不斷”,身在軍營的阮捷成第一次感受到了戰爭離自己是多麼近。
  當時,學生和正式部隊混住在一起,往往今日看到部隊還在,第二天部隊住的地方就變成空房子了。
  7月8日,軍訓後每天露面給學生訓話的何基灃沒有出現;9日,依然沒有出現。7月10日,值日官告訴了大家盧溝橋發生的一切。短短的軍訓被迫中止,阮捷成也和家人也開始了逃難的日子。阮捷成心中知道,大戰已在所難免。就這樣,從天津、塘沽再一路輾轉南京、重慶,“當兵上戰場殺敵”的願望在阮捷成心中越來越堅定。1938年,阮捷成終於有了這樣的機會。
  1945年3月7日對阮捷成來說,是一個特別的日子,那天,他率部在浙江海門椒江內擊斃日軍海軍中將山縣正鄉。下午4點,當時擔任浙江省外海水上警察局第二大隊第六中隊中隊長的阮捷成身著便服回家吃飯,順路到海門市葭芷鎮江邊查哨。剛到江邊,就看幾個人圍在那說著什麼。而右前方椒江口內,一處叫老鼠嶼地方的江面上,停泊了一架很大的飛機。
  “這裡是什麼地方?”“有沒有東西吃?”雖然雙方語言不通,但阮捷成在學校里學過日語,通過書面詢問,也勉強判斷出了對方的要求。“當時根據飛機的大小,我判斷這三個問情況的人只是下級軍官,飛機上應該有‘大人物’,所以就想著要把他們騙下來。”趁著日本下級軍官回機報告的間隙,阮建成也通知部下趕緊帶著武器來支援。
  “開火!”阮捷成下令。槍戰時間很短,隨著兩聲沉悶的爆炸聲,火焰旋即從機艙內噴出,接著飛機起火,隨著海水慢慢漲潮,飛機逐漸被海水吞沒。
  後審訊得知,這架飛機本是要在甬江口的鎮海降落,可是卻誤停在椒江口的海門,正好遇上了阮建成。飛機一共載15人,爆炸後日軍爭相逃命,只有一人未能逃出。此人就是山縣正鄉,日本海軍中將,死後被追晉為大將。
  “擊落的那架飛機,不僅是我個人的一段記錄,更是對那段歷史的一個見證。希望在我有生之年,可以看到它重見天日。”採訪結束時,阮建成喃喃道。
  (原標題:96歲抗戰老兵的中秋心愿:再看看那架被擊落的日軍飛機)
創作者介紹

3988

pj63pjdrsw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