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廣網上海1月21日消息(記者潘毅 楊靜 馮會玲)據中國之聲《新聞晚高峰》報道,上海市衛生計生委昨天報告,上海新增2例"人感染H7N9禽流感死亡病例",兩人均於1月18號經搶救無效死亡,1月19號綜合判定為"人感染H7N9禽流感"確診病例。其中31歲的男性患者張某某為上海戶籍的醫務人員。
  據同事回憶,張某某在去世前發現癥狀已有近一周時間,其間一直在工作崗位上。醫生感染H7N9,為何出現癥狀卻不休息?截止目前,疫情調查有哪些最新進展?
  張某某生前所在的醫院,浦東新區人民醫院的急診大廳里,直到昨晚九點多還有很多人在排隊掛號,連保安和護工都已經全部戴上了防護級別比較高的口罩。醫院黨政辦一名姓高的負責人回憶了他去世前最後幾天的情景:
  高先生:他是17號早上3點鐘到我們醫院輸液的,被同事直接送到下麵急診,讓他休息嘛他說不要,他說第二天還要上班的。
  為什麼感染了H7N9不隔離?這名負責人說,因為H7N9在癥狀上的表現和一般的發燒感冒幾乎沒區別。直到搶救無效死亡之後才確診是H7N9。
  高先生:癥狀跟大家一樣,就像我現在這樣,就是有點感冒,發燒,咳嗽,跟一般的流感是一樣的啊。因為病情很重嘛,當時也懷疑。這種檢測結果要送到區裡面再送到市裡面,最終定型送到市裡面定性的。
  張某某到底是怎樣感染上H7N9的,上海市公共衛生臨床中心黨委書記盧洪洲說,經過初步排查,張某某感染H7N9,途徑依然是"禽傳染給人":
  盧洪洲:他們關心的就是病毒從哪兒來,你知道他們這地方是川沙,城鄉結合部,他家附近有養鴿子的,醫院周圍環境里也有農貿市場,甚至是居住小區裡面也有人帶著活雞叫賣。這種情況,儘管他自己和家屬都說沒去活禽市場,家屬們也說沒有去活禽市場,但是他確實是感染了。目前來看,他在急診室內所有同事以及他治療過的病人,兩三個禮拜裡面都沒有類似癥狀,所以從這一點我們基本判斷,可能還是來自周圍環境的污染。儘管他沒有沒有到活禽市場購買活雞,但是周圍環境還是有可能性的,所以還是禽到人的途徑。
  H7N9到底會不會直接從人傳染給人?盧洪洲說,根據此前的觀測發現,不會。
  盧洪洲:我們報告的這200個左右的禽流感,幾乎都有禽類接觸史,而且也沒有發現明顯的患者家屬有被感染的情況,所以還是比較明確,依然是禽傳染給人的過程。
  上海市衛生計生委透露,目前,患者的所有密切接觸者,包括同院醫務人員均未出現發熱、咳嗽等呼吸道癥狀。對患者發病前接診的病人開展初步排查,也未發現有異常情況。上海市疾控中心目前正在開展進一步深入的調查和追蹤。
  從全國範圍來看,今天,各地確診H7N9病例突破200。中國疾控中心副主任馮子健認為:未來一段時間感染病例可能還會進一步增長。但他同時表示表示,目前H7N9禽流感病毒仍然沒有發生重要變異。
  中國疾控中心副主任馮子健說,H7N9病毒無論是從流行病學還是病毒學上,目前都沒有發現有重要變異。
  馮子健:第一,傳播能力是否容易從禽感染人,是否更容易人傳人?這個沒有發生變化,跟我們去年看到的情況是一樣的;第二個是獨立的變異,病毒是不是更厲害了?導致發病以後更嚴重?出現的重症病例和死亡病例更多了?這個情況也沒有出現。獨立沒有發生變異;第三,抗病毒藥物的耐藥性沒有發生變異。仍然對烷類的藥物是耐藥的,對神經氨酸抑製劑類的藥物是敏感的。我們關註變異的三個方面都沒有發生新的變化。
  馮子健說,根據禽流感高發的季節性特征,今冬明春還會出現一些散髮的H7N9感染病例。究竟如何才能更好地防止H7N9感染病例增多?馮子健認為:目前來看在一些H7N9高發的地區臨時關閉活禽市場,暫停活禽交易,以及在活禽交易市場建立必要的物理阻斷都將是有效的防範措施。
  馮子健:這個措施,如果在大範圍內,一個省一個市,關了之後會有立竿見影的效果。老百姓就不會有暴露機會,就不會發病,這個效果是肯定的。它對養禽業和禽相關行業造成的損失也會非常大。今年疫情的反彈,臨時關閉解決得了一時,解決不了長期。關閉了以後,如果期間仍然有病毒的傳播,恢復之後它再次還有導致感染。打算做一個長期政策,徹底在全國範圍內要停止活禽的市場,看來現在很難,有消費者接觸牲畜廣大的地區,老百姓都有吃活雞的習慣,而且非常強的生活和消費文化,改起來可能很難。
  退而求其次,還有一個措施,就是我們要學習香港,在不能有效徹底的根絕在禽間病毒傳播的情況下,要在禽和消費者的界面建立起物理隔離阻斷,要把市場改造得使消費者不能直接接觸到禽,市場里受到禽污染的環境也不能使消費者接觸,這是一個重要的方法,它的代價相對小,效果也會比較好。  (原標題:上海醫生感染H7N9禽流感去世 傳染途徑仍是“禽傳人”)
創作者介紹

禾吉辰企業社

pj63pjdrsw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