談太極拳「截」的觀念之前看到我的文章放在太極拳論壇時,有位令狐先生針對我提出來太極拳有幾個重要特性,另外再做了一些補充,令狐先生提出太極拳推手還有一個「截」的觀念,這一點我個人認為有討論的必要,在此我先把提出來太極拳的特性再說一遍:一、後發先至;二、以靜制動;三、以柔克剛;四、引進落空;在前面這四個特性,很明顯的展現太極拳是一種「積極防禦」的武術,當然要能展現這四項特性,它的前提必須馬爾地夫要有很好的「聽勁」,以軍事安全方面術語來比擬,「聽勁」就是「情報能力」,要有很強的「情報」能量(聽勁很強),才能做到前四項特色;也就是說當你的情報能量越高(聽勁越高),你愈能事前預知敵人攻擊你的時機與方式,而你才能愈容易與越輕鬆去應對敵人的攻擊,在前述的背景下,你顯現出來的就是「因敵變化示神奇」。而我們看到一般練推手的人幾乎都很怕練聽勁,只要對手一搭上手,馬上就要控制對方,甚至要把對手接禮服觸到的任何點立刻要馬上撥掉,不讓對手控制,把拳論的「捨己從人」「黏走陰陽」的觀念束之高閣、甩在腦後,然後再告訴別人說那是理論,不是實際,是騙人的,不可能有人練出來,自己練不出來騙自己就算了,還要誣賴別人說那也是騙人,悲哀莫過於此。好一點的練習者,他們會練聽勁,也朝這個方向練,但是大道的路上,一定會有分叉的路口,差一點就會偏很多,余老師曾說從由台北向台南出發,若一開始不能從正確的角度出西裝外套發,那麼在一開始出發點走錯,就會離目的地相差很多,而半路的分叉口若也走錯,那麼終點還是不會到達目的地台南,拳論也有「差之毫釐,謬以千里,學者不可不詳辨焉。」的警告,我個人認為「截」字的打法,便是半路叉路口的旁門,不是全鬆全柔的方向,基本上最多只有七、八分鬆,不是十分鬆柔的方向。那麼道理何在呢?首先,在往鬆柔推手方向的練習會有一個問題,那就是身體不能自我控制,常常一上手便被人控制打出,ARMANI而此時心理的勝負心馬上浮現,想要討回來的,結果就是拳論說的「本是捨己從人,多誤捨近求遠。」好了,鬆柔走化不練了,硬功打人的方法拼命練,可是另外有些堅持的人,這些人說他們是愚鈍魯直呢還是說太聰明了,他們還是會堅持練鬆柔走化,這個過程很漫長,大概半年到兩年的時間,身體才會進入一定的運化但還不自在的情況,用再白話一點話說,就是還有很多死角會被打的情況,印像中好像有那位老師形容說這是「半鬆還G2000不柔」的境界,但是呢,因為練法是對的,這些人的聽勁比一般人甚至比同樣拳齡的練習者還要強,可是與人交手時,勝負心又害了他。為什麼?因為這些「半鬆不柔」的拳友依恃著比一般拳友還要強的聽勁,可以打掉多數的對手,但是遇到體型優勢跟程度相差不多著且體型相差不多著,依然很難有前面我說四項太極拳特色的展現,比較差一點的,他們就回到亂推用蠻力的程度,而好一點的呢?那就是會用「截」的手法;為什麼?因為西服又是勝負心的關係,由於一些不能走化的死角常被掌握打出,加上自我沒有信心以「鬆柔」技法來應對強力,在勝負心的作用下,一變「以靜制動」「以慢打快」的策略,改用「先下手為強」的作法,利用長期鍜鍊出來的一些聽勁,一旦發現(聽出)對手的動作,便提前「截」住對手的力源,讓對手來不及將力源施展到四肢的極限,半路上便把對手打掉。這種「截」的打法,余老師生前曾有示範及論述,之前我有一篇「內家的聽勁,外結婚西裝家的打法」便是在說這種打法,某派是由楊派延伸太極拳的一些論述,他們似乎是主要朝這個方向練習;「截」的打法,余武男老師曾以鄭曼青大師傳授的「接勁」練法來示範,我大略敘述;「『接勁』之法亦分內外家之法,外家之法較為簡單,只要有相當聽勁能力,利用對手攻擊將半或過半,隨即將身體前移至對手動線之一半,即「截」法,對方因無法將力發出,而受反作用力之關係,反而被其身之力彈出,此為外家接勁之法;而內結婚家『接勁』之法,必須『聽勁』練至相當高之境界,以身手能將對手『引進落空』後再『合即出』的方式,將對手接勁彈出。」嚴格來說,「截」法是練習鬆柔走化朝「引進落空」方向的過程中會產生的副產品,這個副產品可用可不用,在莊子故事裡有一隻鵬鳥能博扶搖直上,一飛九千里,其他的雀鳥認為那沒什麼了不起,我們也能飛,只是飛不了那麼高、那麼遠,想要練到「引進落空」,就要放棄副產品的便利,不能像其他雀鳥的想西裝法一樣,我們也能飛,只是沒那麼遠,沒那麼高。「截」固然是一種較高級的觀念手法,但是為了更遠更高的「引進落空」有時候也不得不忍痛放棄不用,在追求十分鬆柔的坎坷大道上,突然有一條方便輕鬆的旁路但是與你的目的方向不同,你會如何決定呢?寫這篇文章可能會批評到那位令狐拳友,若有得罪請多原諒,


.msgcontent .wsharing ul li { text-indent: 0; }



分享

Facebook
Plurk
襯衫 YAHOO!

創作者介紹

3988

pj63pjdrsw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